中渡户嘉网 >> 基金 > 单田芳去世 传统评书艺术如何再生

单田芳去世 传统评书艺术如何再生

时间:2019-07-14 来源:中渡户嘉网 浏览:4707次

当然,评书艺术的更新和再生,并不是一味地面向过去,更要面向未来。在这方面,单田芳先生可谓表率。他从茶社开始说书,一直说到体育场、电台、电视上,作品还改编成电视剧《白眉大侠》,开创了评书历史上的不少先例。

9月11日下午3点30分,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世,享年84岁。“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单田芳的评书以鲜明的大众化语言特色获得了人们的喜爱。有人统计,每7个中国人里就有1个听过他的评书。(《人民日报》9月12日)

传承并不只是拜师学艺、进门入派,更需要传承人从思想上深刻认识传统的意义,从内心深处认同、服膺、理解传统的一些原则和理念,从情感上亲近传统的核心形态和表达形式。不然,所谓传承就只是表面上的一种形式、一种貌似后继有人的表演而已。思想和情怀才是传统再生的主要条件。包括评书在内的传统艺术的再生,主要是艺术思想的再生、情感的再生,其次才是艺术和技艺的再生。

“现在我们做扶贫,要利用信息技术,要利用互联网+,要坐上时代的快车,实现弯道超车,我们这方面已有典型的案例。我们从2014年开始,在甘肃陇南搞了一个电商扶贫的示范试点城市,甘肃陇南是甘肃交通最不发达的一个地方,和四川交界,挨着九寨沟。2013年的时候有八十多万贫困人口,现在还有小二十万。从2014年开始,甘肃陇南的贫困人口通过电商2015年人均增收430元,2016年人均增收420元,2017年人均增收710元,2018年人均增收810元,这是贫困人口增收,不贫困的人口增收比这个还要多。贫困人口增收最主要的问题是通过电商,它解决了买难卖难问题,甘肃陇南的农产品现在没有卖不出去的了,都卖出去了。老百姓也转变了观念。什么观念?一个是靠自己的劳动致富,一个是市场要守信,你要有质量,你要有品牌的意识,要有现代化的手段。”刘永富介绍。

这里已经具有丰厚的制造业基础以及一批走向全球的企业。以振华重工为例,其在全球拥有码头客户众多,配合全球海运船舶调度数据,如能全部联网建设静动态互联的全球船联网,将形成全球标志性的海运数据和物流互联网平台,数据及应用价值无可估量。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叶辅靖认为,美国抛出的贸易逆差、强制技术转让等说辞都是借口和幌子,其目的不仅是为了限制我国相关商品出口,更是阻遏我国高端产业发展和经济转型步伐。

不过,这一现象在耿直哥看来也并不奇怪。因为早在7天前的5月22日,也就是美国政府对华为的封杀令下达6天后,IEEE其实就已经发布了一份声明,表示美国政府的这一封杀令也适用于IEEE,所以如果成员不想被起诉甚至蹲监狱的话,就“必须服从”(mustcomply)。

可是,一个不得不正视的现实是:随着人们娱乐方式的不断丰富,特别是在网络时代,评书艺术渐渐小众化,广播评书的听众已经越来越少,曾盛极一时的电视评书栏目也已停播多年。和许多传统艺术一样,评书艺术面临着如何再生的问题。

中国印度问题专家钱峰2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该视频由印度政府公布或经官方批准发布的可能性比较小,但不排除印官方内部有人故意放出。钱峰介绍说,拉达克地区是中印边界西段。该地区地形险恶,人迹罕至,基本没有常住居民。以前,双方在这里的边防机动能力、边防部队装备和交通工具不发达,碰面几率很小。近几年随着交通和科技的发展,双方可以监测到对方进入己方主张的国境内,并能利用便捷的交通工具抵达最前线巡逻,导致见面机会增多,对峙集中爆发。据印度报业托拉斯报道,印控克什米尔拉达克地区至“阿鲁纳恰尔邦”(即我藏南地区)的中印边界主要由印度边防警察部队负责守卫,目前,该部队在拉达克地区共有7个团约6000名警力。

她表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一些妇女非但没有意识自己受到不公平对待,反而会因为请产假而感到抱歉。

收到来信后,潘维廉教授与亲朋好友分享了总书记的新春祝福。全家“福安”、一生“长乐”,迅速成为福建当地的网络流行语,成为大家互致祝福的高频词。网民认为该祝福语取自福建的两个地名,既接地气又充满情谊,“祝你全家‘福安’、一生‘长乐’,真是最具乡土气息的祝福!”“家乡名出现在总书记回信中,开心!祝你全家‘福安’、一生‘长乐’!”

其实,评书依旧有着深厚的社会基础。现在网络上不计其数的、动辄点击量上百万的有声故事节目便可视为类评书的艺术形式。可评书既然是传统艺术,必然有着独特的艺术魅力和核心形态。保留这种独特性,便需要传承。传承是传统的形式,传统依靠传承来表达、传递、延续,一代代口耳相传、薪火相承。

由于工作调动或住所迁移等原因,用户常常需要将原先地区的手机号码注销,再换用新地区的手机号码。但不少地区的通信运营商还要求用户必须在号码归属地才能办理相关业务,给广大用户带来极大不便。

评书艺术的更新和再生,并不是一味地面向过去,更要面向未来。

不过,形式创新只是一方面,最关键的还是内容创新。过去的评书艺人,讲究父一辈子一辈,一切都是口耳相传。而单田芳先生则发现《英烈传》中很多地方不符合史实和逻辑,为了让故事保持吸引力和逻辑,他就动手改编。他还注重从其他艺术形式中汲取营养、借鉴长处。单田芳先生还改编了很多现代作品,比如张作霖、张学良题材,在尊重史实的基础上,合理演义,甚至还有外国题材的评书。

没有传承就没有基础,没有创新就没有发展。斯人已去,评书艺术如何重现繁华、超越从前,还需要一代又一代评书先生的付出和努力。(赵清源)

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蹉跎岁月》《渴望》《北京人在纽约》,到进入新世纪的《媳妇的美好时代》《中国式离婚》《温州一家人》,再到近两年的《欢乐颂》《小别离》《鸡毛飞上天》《人民的名义》,中国现实题材电视剧创作掀起一轮又一轮热潮,涌现出一批口碑作品。中国电视剧在60年的发展中,形成了一个公认的传统和宝贵经验,即以人民为中心、以现实题材为主体,把人民群众作为艺术表现最重要的“主角”。

在中国,不知道单田芳先生名字的人恐怕不多。他独特的嗓音一出现,就是一个鲜明的文化符号。他的评书打通了地域、文化、年龄的界限,陪伴了从30后到90后的几代中国人。他的评书,有录音记录的就有100多部,我们今天依然可以从这些录音中继续领略他的语言魅力,进入“一张嘴纵横古今”的评书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说,单田芳并没有离去,他的生命在艺术中获得了永生。

500万彩票网

标签:a
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2006-2019 中渡户嘉网 jaabs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